阿云嘎&郑云龙 遣散了稳重,做两个少年

衣帽间与化妆室之间,只隔着一层极薄的墙体。先时只有两道男声喟喟低语,内容听得并不真切,只不时在话音落后紧跟一串爆笑,又会猛地收声,一两秒的空白后,再试探地、若无其事地出声, 像极了少年人做过“坏事”后的窃喜与自得。

阿云嘎:

黑色高领针织衫 Sandro

黑色西装外套、黑色长裤 Bottega Veneta

黑色高帮运动鞋 Jimmy Choo


郑云龙:

黑色皮上衣、黑色披风外套、黑色长裤、黑色

方头皮鞋 Bottega Veneta


衣帽间与化妆室之间,只隔着一层极薄的墙体。先时只有两道男声喟喟低语,内容听得并不真切,只不时在话音落后紧跟一串爆笑,又会猛地收声,一两秒的空白后,再试探地、若无其事地出声, 像极了少年人做过“坏事”后的窃喜与自得。


之后便唱了起来。毫无预兆地,唱了起来。密密扎扎的高音,一重重交叠上错,几乎不给耳朵喘息地倾泻下来。在声音的波段里,空间成了虚设。刘鹗怎么写?“于极高的地方,尚能回环转折,几啭之后,又高一层,接连又三四叠,节节高起。”闻者“三万六千个毛孔,像吃了人参果,无一个毛孔不畅快。”


也许曾经并不真正懂得音符的情绪意义,或是音乐,作为更高阶语法的通用性,但当这堆着三溜满满当当衣架、地上摊开来将近二十双男士皮鞋的房间,因为一墙之隔侵入的分贝,而陡然变得宽敞空荡,像舞台,金石之力和婉转低诉交替着在此间充任主角,声音、音符所能带给人的共情与微妙通感,一目了然。


阿云嘎:

巧克力紫色飞行员夹克、巧克力紫色衬衫、巧克力紫色高领针织衫、巧克力紫色工装裤、拉链高筒靴 Ermenegildo Zegna


郑云龙:

卡其色飞行员夹克、灰色衬衫、黑色中领针织衫、卡其色工装裤、拉链高筒靴

Ermenegildo Zegna


郑云龙猛地往前一探身,好似全然忘了一缕头发还攥在化妆师手里,抄起镜前敞口外卖袋里的汉堡,三两下就拆了封。


“忌口?”他瞪着眼,“我不忌口。”“他看起来像要忌口的吗?”阿云嘎摆手拒绝了递过来的同款早餐,戏谑地往身边一瞥,“看他那肚子!”


两人自进屋后就没停过“茬架”,像高中生,逮着一个话头就能“怼”到天荒地老,没信息量也不要紧,日常已要处理过载的信息量,或许只有在老友——这里指的不仅仅是相识年岁的长久,更共享了对舞台的热爱,事业跑道,一同行进、跌倒再加速,诸般种种不足为外人道——跟前,才敢遣散了稳重,做两个少年人。


浅棕色双排扣高领飞行员夹克 DIOR


少年人是不思量的,说了便说了,吃了便吃了,唱一曲便唱一曲。他们会假装不认识对方,表情肢体浮夸地握手鞠躬、自我介绍,也会冷不丁锤一圈,问他:夜宵吃啥?当一个人正要“掏出”正经,好生回应一番采访提问,另一个势必满脸诚恳地“劝道”:别这样。


少年人的敏锐纤细,又天然为领略艺术带去钥匙或催化。


“我们对艺术应该称得上敏感的,”聊到舞台,阿云嘎下意识地专注、慎重,“这是一种综合塑造,比如我在草原长大,那种广博无垠,一切表达都是直接奔放的,而阿龙从小生活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,都是根儿上的东西。哪怕路径不一样,但最后成就的表达是相似的。”


深灰色廓型西服外套 Isabel Marant

灰色衬衫、灰色长裤 Valentino

黑色裤靴 Loewe


而舞台上所能容纳的艺术,又如斯充沛,让少年人无所畏惧地希望进入,让声音拥抱更广的场域。


“机会来了总是想尝试的。”两人分别在今年都尝试接触话剧剧目,褪去被音符加持的声音,以更返璞归真的形态,在舞台响起。但他们没有谈梦想、谈渴望、谈对跨界的手到擒来,“在话剧舞台上,我们还是绝对的学徒,能给我们机会就很庆幸了,我们能做的就是学习练习,努力做好。”


《德龄与慈禧》,郑云龙与赫赫如江珊、黄慧慈同场,更有濮存昕为镜像,照透“光绪皇帝”的犹疑、压抑。“紧张啊,能不紧张吗?”郑云龙跳脱地说,“第一场演出,声音都在哆嗦,稳不住。”


郑云龙

墨绿色廓型大衣、黑色高领衫、黑色运动裤、黑色皮靴 Balenciaga


阿云嘎

黑色高领卫衣 Acne Studios

深蓝色大衣、深灰色阔腿裤 Dunhill

黑色皮鞋 Fendi


音乐剧演员,在肢体表达上,或许已有了征服舞台的喷薄力,但离开旋律,怎么纯粹用一把嗓子讲故事、讲情绪,仍是要从头来过的事。“台词啊,当然是台词啦,”他不做二想,“以前音乐一起,我们就是在情绪里的,旋律能构造一个情绪空间,但话剧不借助任何,要的是我来创造空间和人物,太不一样了。”


重音、低语、吐字、呓语,台词的表达首先建立在演员对人物理解的基础上,“很难,但很有挑战。”


老艺术家们天然就是榜样,站在那儿,就是角色。“一方面我自己是习惯观察的人,带着问题去观察有时候比上课解决问题,一方面前辈们都很温和,他们不会大刀阔斧地来教我或怎么样,他们知道艺术是需要自己领悟的,也尊重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表达。特别感谢。”



而在十月刚刚结束《威尼斯商人》的阿云嘎,则在过瘾与些许遗憾中,完成了音乐剧演员到话剧的转身。


“排练时间很紧张,中间还被抽调去国庆70周年的汇报演出,很多时候都是这边在北京彩排完,夜里飞到上海接着排练《威尼斯商人》,”谈及此处,他有些喟叹,“真的,就是尽量做到最好吧。”


“莎翁的作品,压力怎么能不大?演员还是其次,导演、编剧、主创们才是最大胆也最坚守的。”这一版《威尼斯商人》改动颇大,现代背景以及对兄弟情谊的突出刻画,或许“冒犯”了众多维护经典的观众,“但有争论是正常的,而且是正向的。观众或许觉得现代背景下的译制台词很违和,但对经典巨作的再延伸是一个必经阶段。”



或许下一步,大胆的少年们将从舞台走向镜头,走向或大或小的幕布,在艺术的场域里,没有束缚。


Q =《精品购物指南》

A = 阿云嘎&郑云龙


Q:在话剧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短板?

郑云龙:台词,这是肯定的。台词需要完成的任务太多了,不是你把一句话念通顺就够的,怎么处理台词的重音停顿转折,都直接跟塑造人物情绪有关。所以我最重视的是台词这块的练习。


Q:是不是享受这个艺术形式?

阿云嘎:当然!舞台的魅力有相似又有很大的不同。音乐剧能依靠旋律,但话剧纯粹就是声台行表的个人输出。每一场都要找到新的感觉,每天并不是重复的。


黑色皮上衣 Bottega Veneta


Q:两人有没有想要合作一个演出项目?

阿云嘎&郑云龙:有,但要看机会和适合的项目。我俩一起的默契,以及对作品的理解应该是合拍的,要是有恰好的机会,?一定要合作。


Q:为电视、电影等等献唱主题曲,对你们来说是不是驾轻就熟的事情?

阿云嘎:我就实话实说了,其实是。录歌不需要占用很多时间,可能在棚里待一天就能完成。会给我一些这个作品的梗概、内容介绍,但更多的还是凭借旋律、编曲本身,我来阐述这支歌,是比较驾轻就熟的工作。


黑色高领针织衫 Sandro

黑色西装外套 Bottega Veneta


Q:两人平常见面就是这么松弛的状态吗?

郑云龙:对,我俩就这样,喜欢没事戳一下,但这才是生活常态吧。


Q:你们会是在意粉丝意愿的人吗?

阿云嘎:不会。我当然尊重粉丝对我的喜欢,很感谢,但事业上的尝试、规划或者我个人的表达,还是属于我的东西,我得做自己喜欢的想做的事情。


惊喜福利来啦,本君要在在留言区揪出4位小可爱,送出阿云嘎或郑云龙签名拍立得1张,火速来评论区表白吧!



监制 / 屈天鹏

编辑&造型 / 陈永恒

摄影 / 涂松泽(zestudio)

发型 / 大纯(阿云嘎) winny(郑云龙)

化妆 / 大纯(阿云嘎) 舜子(郑云龙)

艺人联络 / 黄洁

采访/撰文 / 胡文颖

服装助理 / 刘姝凝

相关推荐

郎朗 做艺术的拾光者 | MASTER STORY

郎朗 做艺术的拾光者 | MASTER STORY

如果你曾有机会看过郎朗的现场演奏,很容易就被他在舞台上的魅力瞬间征服,他的肢体与他的琴声一样有着强大的感染力,所有人都...

你一定为她单曲循环过

你一定为她单曲循环过

这个双十一,大家除了忙着用微积分计算着各大电商平台眼花缭乱的满减规则外,还有另一件让人激动万分的事情,霉!霉!来!啦!

pk10赛车后二